热播推荐 热播推荐
国产主播 中文字幕 日韩无码 动漫精品 极骚萝莉 强奸乱伦 童颜巨乳 高潮喷吹 激情口交 绝美少女 首次亮相 欧美极品
小说美文 小说美文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Gif动图
白石麻衣的处女高潮
2020-03-15 17:10:56
日本,东

  乃木坂 46,这是日本正在走红的偶像组合,建立时是以AKB48的对手身份登
台的,成立将近两年,乃木坂逐渐有了可以和 AKB相提并论的资格。但是,乃木
坂的成员之一马上就要遭受人生中最大的冲击。

  白石麻衣,1992年出生的可爱女生,这时正是由少女走向成熟最诱人的时期,
恰好这时也是她首次担任乃木坂单曲center位时期,一颗偶像界的明日之星即将
绽放她最美丽的光芒,但是殊不知这光芒即将被无尽的黑暗所吞噬……

  我就是在这时在电视上看到这位清秀可人的偶像的,每当我在银幕上看到她
清豔秀丽的容顔,下体就有强烈地冲动,一定要让这位可爱纯洁雪白的秀丽少女
如蕩妇般在我的体下淫声浪语婉转承欢。

  她就是我在乃木坂的第一个目标,多天来我蹲守在 SME大厦等待从这裏回家
白石麻衣,经过多次的跟蹤失败,终于有一天我跟蹤找到了白石麻衣的住处。她
一个人住在一间普通公寓裏,应该是出道还没几年,负担不起高档公寓。不过普
通公寓那简单的安保措施对我实施邪恶计划的阻碍可是小了不少。于是我又花了
几天想尽办法结识了公寓管理员,趁着他没留意的时候成功地偷着配了一把白石
麻衣房间的钥匙。

  终于,七月的一天,我潜入了白石麻衣的房间,在乾净整齐的卧室,放了一
张可睡两人的大床,我躺在柔软的床上,阵阵幽香扑鼻,膨胀变硬的下体强烈地
渴望插入白石麻衣那温软的肉穴中。

  正值白石麻衣担当center的新单宣传发售时期,她的活动很多,行程很紧,
这天深夜十二点之后,白石麻衣才终于回到家中,我急忙躲到床下。白石麻衣走
了进来,黑亮柔软的长发,挽系在头上,白色的女士上衣,银灰色的及膝短裙,
使那美丽的身体愈发显得苗条性感,只是豔丽的容顔带着深深的疲惫。

  白石麻衣在衣柜前脱下了外衣,我两眼发直地盯着她,纯白的乳罩裹着坚挺
的双峰,镂花的三角形内裤可以透视那浓黑的阴毛,也许是太疲惫,白石麻衣匆
匆地洗漱后,就躺在床上休息了。

  待她熟睡后,我从床下钻了出来,站在床前。藉着窗外霓虹灯透过窗的余光,
欣赏半裸侧卧着的美丽肉体,青春豔丽的容顔红润性感的双唇、坚挺的双峰、晶
莹剔透的皮肤、浑圆雪白的臀部、神秘微微凸起的下阴包裹在可透视镂花白色的
三角形内裤下,修长雪白的双腿,还能闻到阵阵的体香。

  转换角度点亮小手电筒,还可以看到阴部的细缝在内裤上形成的沟槽,半透
明的内裤隐约可见粉嫩的肉瓣,想不到平时冷豔的可爱偶像白石麻衣,竟然穿着
如此喷火的内裤,好一个绝色的尤物。

  我弯下腰,轻轻地吻在她红润柔软的香唇上,虽然我已经记不得多少次和那
些美丽性感女孩巫山云雨过,但此时香豔美妙的感觉还是让我的心狂跳不已,极
其疲劳下,白石麻衣并未惊醒。

  我也放下心来,不急于奸淫这可爱尤物,我要一点一点的去玩弄她,只要不
被发觉,我又有钥匙,随时都可以要挟她。

  我脱下衣服,阴茎已经高高地翘起,我把龟头轻放在白石麻衣的红唇上,轻
轻地摩擦着,享受着美妙的感觉,我打开窗头灯,架好带来的摄像机,以拍摄这
香豔色情的画面。

  突然,白石麻衣张开嘴,含住我那巨大的龟头,着实吓了我一跳,但她并未
醒来,大概在梦中吃着香蕉或冰棒什麽的吧,强烈的感觉如电击般冲上大脑,让
我差点射了出来。

  白石麻衣用嘴吮吸着我的肉棒,温暖柔软湿润的小嘴,刺激我的坚硬龟头更
加涨大,柔软的丁香小舌碰触到了我的肉棒,舔舐着龟头尖端的尿道口、龟头后
极爲敏感的沟状地带,一阵阵电流般刺激着不断涨大填满她小嘴的肉棒。

  我轻轻的抽动下体,巨大的肉棒在白石麻衣的小嘴中进出着,好一副香豔绝
伦的「玉女吹箫」图。这时白石麻衣开始用她白嫩的纤纤玉手,扶着我巨大的肉
棒增大幅度地在她嘴中抽动,香舌也剧烈舔舐着,不断的抽动、不断的刺激,我
终于忍不住,肌肉猛烈地收缩着,一股浓浓的阳精射入白石麻衣的嘴中。

  白石麻衣并没有停止,「咕」的一声咽下所有的精液后,依然继续地吮吸和
舔舐。我巨大的肉棒在这巨大的刺激下,没有变软,继续坚挺着,我当然不会离
开这尤物的温暖小嘴和柔软的香舌,一次、两次,我已经先后射了两次。

  白石麻衣依然没有停止,你到底累不累呀?你这平时冷豔的小偶像,原来竟
然如浪女一般拿着我的肉棒当宝贝,如此恋恋不舍!

  我的肉棒那麽好吃吗,看来你这清纯淑女外表下,一定是个天生淫蕩无比、
渴望被我强暴、奸淫的骚女,我一定会把我的巨大肉棒在你狭小温软的肉穴中疯
狂抽插,让你抛开玉女偶像的淑女面具,露出淫浪无比的蕩妇面目,一定要让你
在我的体下娇吟浪语、婉转承欢,接受我爱的雨露,给你吧,第三次滚烫的阳精
射入白石麻衣温软的小嘴。

  当我的肉棒就要第四次狂射时,白石麻衣松开她的小嘴,翻转个身继续熟睡,
我从她的身后,用我的龟头在白石麻衣雪白的圆臀上摩擦,在她那隐约可见粉嫩
的桃源的内裤处摩擦,再也难以忍耐这香豔的刺激,浓白的精液喷射在细缝处。

  不管明晨白石麻衣发现后的感受,我疲惫地回到床下酣睡。

  第二天白石麻衣起床的声音惊醒了我,通过床边书桌上的镜子看见白石麻衣
张着昨夜被我射入三次的小嘴,打着哈欠坐了起来,马上发现下体处的潮湿,伸
手探了探,然后脱下内裤,呆呆地看着那一片粘稠的液体,我也看到了白石麻衣
桃源处一丛柔软黑亮的阴毛,下体不觉间又硬了。

  白石麻衣自言自语说:「怎麽流出这麽多黏液,从来没有的,难道是最近太
疲劳了?」

  我在床下暗暗窃笑,你不会想到你昨夜梦裏吹箫的浪态吧?!

  白石麻衣下床走了出去,一会儿,传来水声。她在洗澡,我钻了出来,蹑手
蹑脚地走过去。

  浴室的门没有关严,我凑到门缝看去。

  水雾中,白石麻衣赤身裸体地站在喷头下冲澡,水沿着她美妙的曲线流下,
闪着荧光,丰满浑圆的乳房,随着白石麻衣的动作微微地颤动着,双峰上那两粒
小红樱桃,尤其惹人恋爱,纤细的蜂腰下是平坦的小腹,小腹尽处一丛浓密细长
的丛林,在水流中飘摇,浑圆雪白的臀部、修长的美腿,真是美不胜收。

  看她要冲洗完毕,我就急忙躲到床下,白石麻衣一边擦着身子,走了进来,
在衣柜前弯下腰找衣服。

  我从后面仔细观看,白石麻衣的大屁股向两侧略微分开,裏面那潮湿还带着
水渍,微微泛光的粉嫩细肉,一览无遗,无比诱人。

  白石麻衣换上一身黄色的内衣,虽没有原来的透,但却更爲性感惹火。

  这一天閑着无事,除了在外面吃饭,其余时间我就躺在白石麻衣的床上,反
複欣赏白石麻衣昨晚吹箫的录像,回忆肉棒被她小嘴吹箫的美妙感觉,还翻遍她
的各式各样的内衣,用力吸吮着上面残留的体香,想象着和她今晚要度过的时光。

  又是晚上十二点,白石麻衣回来时,显得更加疲惫不堪,歎口气自言自语道:
「明天终于可以休息一天了。」

  洗过澡后,她只穿了一件粉色的睡袍,倒头就睡。我赤身裸体地站在床前,
像昨夜一样把龟头在她红唇上摩擦,没有反应。

  于是我轻轻的拨动白石麻衣,使她翻身仰躺在床上,然后解开她的睡袍,她
玉体横陈在我眼前,轻柔地抚摩了一会她圆润的双乳,然后俯下身亲吻她双乳和
那一对嫩红的乳首,右手滑过她滑腻平坦的小腹和柔顺的阴毛,抚摩她微隆的阴
部,同时中指分开肉瓣,轻轻的揉弄着她圆嫩的阴蒂。

  白石麻衣身体本能的一阵颤动,白石麻衣的乳头逐渐变硬挺起,阴蒂也在充
血涨大,阴道内开始分泌着少量的爱液,白石麻衣轻轻的一动,我知道她被我弄
醒了,只好马上采取行动了。

  白石麻衣睁开看到我站在床边和我的巨大肉棒,大吃一惊,双腿猛然夹住我
正在爱抚她乳房的右手,大叫「救……」

  看到我压在她脸上的锋利的匕首,闭上嘴,一动不敢动,我重重地在她红润
的小嘴上吻了一下,右手恢複动作,「救什麽救,亲爱的,如果不想我在你脸上
划上七、八刀,再把你的乳头切下来!」我拿起架在床头的录像机,播放,让她
看了一段「吹箫」的镜头后,又架在床头,白石麻衣的脸色先变得通红,然后转
爲苍白,布满惊诧和极大羞辱的表情。

  我继续说道:「然后,再把你梦裏吹箫的录像公布于衆,你最好老实点,不
要动不要喊,让我来给你这片处女地,布洒甘露。」

  两行清泪从白石麻衣美丽的双眼中流出,顺着天生丽质的俏脸流下,但这无
异于火上浇油,使我更加欲火高涨。

  我爬上床后,两腿跨在白石麻衣的头两侧,坚硬巨大的肉棒顶在她的柔软的
红唇上,「含下它,用嘴吮,用你的舌头舔!」眼泪更盛,没有动作,我把刀脊
在她脸上滑过。

  白石麻衣轻轻的抖了一下,屈辱地张开小嘴,含住我充血巨大的肉棒,吸吮
起来,涨大的龟头塞满了白石麻衣温软的小口。

  我抚弄一会她的丰满的乳房和红嫩的乳头,之后俯下身,腹部压在她的丰满
的双乳上,软软的感觉好极了,下巴放在白石麻衣蓬松柔软的阴毛裏,把她的腿
在我的头部两侧分开,双手绕过她的双腿分开白石麻衣贞洁的双腿,如鲜花绽放
的阴户展现在我的眼前,柔软红嫩的肉瓣紧紧地护住她的穴口,肉缝的顶部是红
润如黄豆大小的阴蒂,在淫汁的滋润下,小肉瓣和阴蒂闪闪地泛着莹光。

  整个阴户湿漉漉的,分开柔软的两片嫩肉,可以清晰地看到小小的尿道口和
略大一些的阴道口,阴道口还有涓涓的淫水,我用双唇含着白石麻衣的阴蒂,略
爲用力地啜了一下。

  「啊∼」白石麻衣轻轻的呻吟一声,阴道口处涌出一股细流,流向白石麻衣
的菊花肉穴处,身下压下的凹陷处已经积聚了一汪淡白浓稠的淫浆。

  想不到我们的玉女竟然这麽敏感,刚才我只是用手揉弄了一会儿,却流出这
麽多,在蜜径内隐约可以看到有一层中间有小指大小圆孔的红润薄薄的肉膜。白
石麻衣果然还是处女啊,虽然她从小就生的靓丽清纯,可也正是这出人的容貌让
她遭受了校园欺淩,同学的冷暴力疏远让她从来没机会体会恋爱的感觉,更别说
品尝禁果了;加入乃木坂之后身爲偶像的自律和逐渐繁忙的工作让她更是无暇尝
试,虽然即将二十一岁了,可她居然连主动自慰都没有尝试过几回。

  看到白石麻衣的处女膜,令我极其地兴奋,我开始舔舐她的阴阜,大小阴唇、
阴蒂、阴道口、尿道口、菊穴……一个也不放过,发现是白石麻衣的敏感带时,
就执意的停留在那,使白石麻衣完全陷入情欲深渊,同时肉棒也在白石麻衣的小
嘴裏上下抽动。

  随着我的吮吸和舔舐,白石麻衣更多的爱液流了出来,流过迷人的菊花,弄
湿了白嫩臀部下的一大片床单,我用右手拇指揉弄她的阴蒂,小指轻轻地插入她
阴道,小心翼翼地穿过处女膜的小孔后在肉壁上轻刮旋转。

  这大大地刺激了白石麻衣,忘掉了羞辱,轻轻地扭动身体,小腹在急剧地起
伏着,开始低微地呻吟着,渐渐的,淫穴的壁肉开始收缩,紧紧地裹住我的小指。

  我知道白石麻衣快到高潮了,便移开右手,向外拔时,娇嫩的肉膜也向外翻
着,同时也流出大量骚水,我用嘴对她的穴口大举进攻,猛烈地舔舐,白石麻衣
呻吟声更大了,头左右摆动着,小嘴和香舌加大力度吮舐我粗大坚硬的肉棒,发
出啾啾的声音,身体摆动更加剧烈带着轻微的痉挛,双腿紧紧地夹着我的头,阴
蒂充血涨大变成紫红色,大小阴唇、蜜穴口轻微地收缩着,臀部小幅度上下挺动
配合我嘴的舔舐。

  看差不多了,我把头前探,下巴压在阴蒂上重重地旋磨一下,同时嘴吻在阴
道口猛地一吸,在这双重的强烈刺激下,「啊∼!」白石麻衣大叫一声,肉穴猛
地收缩,一股温热浓稠奶白色的阴精喷到我的嘴裏和脸上,双手紧紧地搂住我的
屁股,使我的巨大的龟头直抵她的咽喉,身体剧烈的痉挛着。

  看着白石麻衣阴道口股股涌出的蜜汁,我也忍耐不住,身体一阵趐麻,大股
阳精喷射入白石麻衣的咽喉,「咽下去,不要停止,继续给我吸!」

  我恶狠狠地说,余波过后,我及时制止白石麻衣想要吐出我肉棒的企图,头
压在柔软的芳草地上,双手继续玩弄她的美穴,同时肉棒在白石麻衣的嘴裏不停
地抽动,看着白石麻衣的花径如小溪般不断流淌着淫水。

  我坐起来拔出粗大的肉棒,昂然的坚挺,龟头和棒身上还冒起热气,粘满白
石麻衣的唾液发着亮光,「想不到我们的玉女这麽敏感,淫水那麽多,吹箫技术
又好。」

  我要彻底击垮她的意志,「不要了,饶了我吧!」白石麻衣呻吟着。

  我把白石麻衣的双腿架在我的腰上,黑色阴毛包围着鲜豔的粉红色洞口,洞
口好像张开嘴等待我巨大的肉棒,龟头在她的两片大阴唇间,上下滑动,摩擦她
的阴蒂、小阴唇、阴道口,俯下身亲吻白石麻衣的樱唇,一双手毫不怜惜的揉捏
白石麻衣的柔嫩美胸,接着再吻上她的粉嫩乳首,舌头在乳晕上画圈圈,最后突
然一口含住白石麻衣的乳头开始吸吮。

  白石麻衣遭此打击,几乎快崩溃了,一阵快意冲向脑袋,一阵阵趐麻刺激得
白石麻衣张开小嘴,不停地喘息、呻吟,看看是时候了。

  我直起腰,把涨得通红的龟头顶在已经湿得一塌糊涂的肉穴处,分开大小阴
唇对準白石麻衣的淫穴,正式开垦白石麻衣这未经人道的桃源胜地,不想一下就
插到底,我要一点一点的享受插入玉女白石麻衣这处女穴的美妙的感觉,龟头慢
慢地侵入。

  只感到一阵温热,白石麻衣大叫:「不要啊!太痛了,不要……」我不理会
她的感觉,继续插入,薄薄的肉膜再次被顶到内部向两侧裂开,白石麻衣狂叫一
声。

  从此,玉女告别了处女时代,在我的巨大龟头下变成了成熟的少妇,向成爲
以后作爲我禁脔的性奴隶迈进了一步。

  白石麻衣的花径太狭窄了,肉棒每插入一点,巨大的挤压感都刺激得龟头産
生电流般的趐麻,温暖柔嫩的阴道壁肉紧裹住我的龟头和棒身,个中滋味非亲身
体验真是难以想像,白石麻衣阴道口的红嫩的细肉随着肉棒的插入,向内凹陷,
一点一点,龟头终于插到白石麻衣花径尽头的花心处了。

  子宫的小口在花心深处轻微地痉挛着,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我开始慢慢地
拔出肉棒,壁肉紧裹仿佛不想让它离去,阴道口处的嫩肉如鲜花开放般逐渐翻出,
和我的肉棒一样,都挂有,一丝丝猩红的处女血丝。

  在处女血和她的肉穴裏的淫水的滋润下,龟头胀得更加巨大了,白石麻衣还
在不断地呻吟着喊痛,我把拔出的肉棒再慢慢地插入,如此反複了多次。

  白石麻衣的阴唇、穴口和我的棒身、龟头都粘着点点猩红,而且处女血的猩
红如梅花点点,洩红了白石麻衣丰腴的臀部下被她的淫水湿透了的床单,我伏下
身,用舌头玩弄着充血挺立的乳首,双手肆无忌惮地揉捏柔嫩的双乳,肉棒开始
加速抽插,四浅一深,浅的肉棒插入一半,深的龟头直抵花心。

  白石麻衣的骚穴如火烧般的强烈,插入感却毫不疼痛,欲情的高峰,强烈的
快感,雪白丰满的臀部不自觉的用力向后挺,柔软的腰肢不断地颤抖着,粉红的
阴道夹紧抽搐,晶莹的体液一波一波从我下身和白石麻衣的肉穴的交合处流出来。

  同时白石麻衣无法控制的发出了悠长而淫蕩的喜悦呼声,只觉全身暖洋洋的
有要融化了般,时间好似完全停了下来,阴部仍无耻的缠夹住我的膨胀的肉棒,
白石麻衣张开小嘴,下颌微微颤抖。

  意识已经是脱离了她的控制,她已经完全陷入性欲深渊,忘记了被奸淫的屈,
一副淫浪蕩妇的表情,不断地哼着一曲令人消魂蚀骨的淫声浪语,白石麻衣不由
自主的摆着头,雪白的肚皮不停的起伏,双腿紧紧地箍住我的腰,下体不断挺动
配合我的插入,双手的食指插入小嘴中,如吹箫般地吮吸着。

  看着白石麻衣的强烈反应,我感到非常兴奋,更加快速的抽插,突然我停止
动作,强烈的刺激陡然停止,白石麻衣刹时神智清醒,眼看着我含着笑望着自己,
想到自己适才丑态,只觉羞耻万分、无地自容。只是脑中虽然百味杂陈,湿滑滑
的下体却是火热热的,说不出的空虚难受,盼望我继续填补自己下体的空缺。

  我又深深地插入了白石麻衣体内,白石麻衣登时「啊」的一声,这次这一声
却又是害羞、又是欢喜,这一插果真有若久旱后的甘霖,她脑中一时间竟有种错
觉,只觉这麽快活,此生委实不枉了。

  我继续运力抽插,等待多时的白石麻衣很快的又开始觉得热烘烘的暖流从自
己足底向全身扩散,这次却没多麽想要抗拒了,只见我却又停了下来,白石麻衣
自然又是失望,又是难受。

  如此反複竟有五、六次,每次都是抽动一番后,待她高潮即将来临时冷笑抽
出,对适才得到一次彻底释放的白石麻衣来说,食髓知味之后这种反覆的、欲求
无法发洩的难受,又是另一种的酷刑。

  白石麻衣再也抵受不住了,流着体液的下体不断扭动,一双明眸带着泪光望
着,羞耻中却带着明显的求恳之意。

  我问白石麻衣:「知道我是谁吗?」白石麻衣这时下体正难受万分,脑中天
人交战,但要摇头,却又舍不得,迟疑一下说:「你是我的男人。」

  我把肉棒插入一半,白石麻衣刚松口气,我又停下来:「我到底是谁?」

  「你是我的主人、丈夫。」

  「我是谁的主人、丈夫?」

  白石麻衣屈辱地说:「你是我白石麻衣的主人、老公、丈夫。」

  「那你白石麻衣又是谁?」

  白石麻衣下体的空虚感越来越强,只要我能把肉棒插入,还有什麽不行呢?!

  「我白石麻衣是主人的性工具、性奴隶,快!不要停……」

  我十分满足,更兼自己也将忍受不住,长笑一声继续耕耘处女地,我技巧地
在保证龟头不脱骚穴的情况下,把白石麻衣翻了过去,使她像狗一样的趴下,跷
起引人无尽遐想的性感的雪白屁股做出狗趴的姿势,我加大力度,龟头次次抵达
白石麻衣的子宫口,刺激着花心。

  白石麻衣肉穴裏的收缩就变成了整个臀部的痉挛,臀肉不停地颤抖,流出来
的透明体液在嫩白的大腿上形成一条水路流下,也淋湿身下的一丛浓密毛发和我
的阴囊。

  强烈的刺激下,白石麻衣不由自主地从小嘴中抽出一只手,伸到下阴处,用
中指猛烈急速地抚弄圆圆的由于充血而涨大变成紫红发亮的挺立着的阴核,成了
一幅天生浪女形象。

  我先在白石麻衣的屁股上抚摩了好一阵,然后将手摸到白石麻衣的后庭处,
从健康美好的浑圆屁股中间看去,那积了一小汪淫白蜜汁的屁穴,如雾中的菊花
在隐约中更加让我遐想不已。

  先在如紧闭未放的菊花般的屁穴周围绕圈子,手指碰到白石麻衣括约肌时,
那裏像海参动物一样立刻紧紧收缩,意想不到的地方受到攻击。白石麻衣感到恐
慌,直叫「不要、不要!」因爲她不知道还要发生什麽事情,我把几乎要倒在床
地上的白石麻衣用力拉起,我感觉她的屁股在颤抖,继续轻柔地抚摩白石麻衣红
嫩略带褶皱的菊穴,中指却慢慢的深入。

  白石麻衣屁股往前逃,但被我用手抱住,白石麻衣只觉得括约肌慢慢被撑开,
一支巨物慢慢进入她的身体,连同阴部的肉棒在她的身体内一同抽动,又是痛楚
又是快感,只听到呻吟声从她口中声声叫出。

  我的手指触摸到屁穴裏面,在指腹上加入压力,然后揉弄起来,羞辱感使得
白石麻衣更是将括约肌往裏面收缩,我的指头如同在挖东西似的揉弄起来。

  屁穴紧紧地收缩,不过我的手指并没有因而离开,白石麻衣变硬缩小的菊花
被完全撬开了,呈现的是一副很满柔软的样子,被撬开的菊花,由于粗大手指的
侵入,整个散掉了。

  白石麻衣虽然屁股左右移动,并想要往前逃脱,但是受到很细心按摩的屁穴,
已经被她的淫水裏外湿透了,而且我将整根手指伸进去了,白石麻衣雪白的身体
如同蛇一般的扭动着,并且从口中发出了呻吟声,整个身体恼人般的扭曲起来,
我的手指揉捏着菊花内部,在拔出插入之际,那插入的一根手指带动着她的整个
身体抖动着,同时在连续的肉棒猛烈插拔下,每一个动作,都深深地撞到白石麻
衣的子宫,将白石麻衣带往欲情的高峰。

  我的手指在她的菊门内戳弄,下身亦在她的花径内运十成力快速抽插,这时
我又停了下来。

  白石麻衣惊异地回头恳求地望着我,「我是谁?」我又问。白石麻衣的脑中
这时充满的只是性欲,下体极端敏感,难受万分:「你是我白石麻衣的主人、老
公、丈夫。」

  「那你白石麻衣又是谁?」

  「我白石麻衣是主人的性奴隶、性工具。」

  「还有呢?」

  「我还是 bitch、风俗女、骚……快插死我……」她什麽也不顾了,大声喊
出。

  「你要我干什麽?是情愿的吗?」

  「是的,我情愿让我亲爱的主人、丈夫,用他的巨大的肉棒,疯狂地强奸我
白石麻衣、主人的性奴隶的骚屄……插死我吧,让我流出来吧,我受不了了……」
说完,用她膣肉紧裹着我的肉棒疯狂地向我挺动。

  白石麻衣无意识的呻吟着,用力扭动屁股,白石麻衣突然将屁股用力向后前
挺,和我的下身紧密合在一起,同时夹紧双腿,腰肢不断地颤抖着,发出了喜悦
的呼声。

  我腹部与白石麻衣雪白粘满汗液和淫水的屁股相击的「劈啪」声、肉棒与白
石麻衣膣肉的不断抽插摩擦,而使她的蜜穴发出的「扑哧、扑哧」的声音,充斥
着空间,使白石麻衣的卧室裏绯豔色情、春色无边。

  忽见白石麻衣全身肌肉僵硬、皱紧眉头,表情似是痛苦、似绝望、又似满足,

  「啊啊啊咿啊……」的一声大呼,说不出的悦耳,又说不出的淫糜。身体弓
起,如完美的玉像般画出美丽的弧度,我只觉如丝缎般柔滑的膣穴在规律的一收
一放,阵阵温暖的淫水从身下美女体内深处涌出,淋在我自己深深侵入的龟头上。
我从白石麻衣抽搐的身体上感觉出她已经到达高潮,便用力挺前挺,果然白石麻
衣的蜜穴尽头剧烈地一收一缩,阵阵的阴精从深处涌出。

  我的龟头被她的阴精花蜜一淋,开始剧烈收缩,浓浓的阳精,带着我成千上
万的精子如机关枪的子弹般喷射如白石麻衣的子宫,刺激得白石麻衣狂呼乱叫。

  我完全射出后,白石麻衣的膣肉仍缠住肉棒,子宫口如婴儿的小嘴不停地吮
吸我的龟头,像是要它一滴也不剩彻底地榨取,白石麻衣弓起的身体僵了好一会,
长呼渐渐结束,全身陡然瘫了下来,我赶紧抱住,免得她整个人趴在床上。

  白石麻衣在强烈的性爱摧残下脱力,浑身无力却另有一番妩媚动人,只见白
石麻衣面色潮红,长长的睫毛不断闪动着,正在享受高潮后的余韵。

  我更是兴奋,吻了白石麻衣一口,对白石麻衣说:「小宝贝,我们还没完呢,
以后会更加刺激的,我们再继续享乐吧!」

  我把手指从白石麻衣的菊门中抽出来,把喷射后还没完全软下来的棒体,从
白石麻衣的蜜穴中抽出,像骑马一样骑上白石麻衣,双手各自摸上一个美尻,用
力握紧前后揉搓,嘴巴则在白石麻衣的背部舔她背部渗出的汗水。白石麻衣高潮
一过,就瘫了下来,若不是我抱住她,她早就趴在床上了。

  我把几乎要倒在床上的白石麻衣用力拉起,用硕大的龟头瞄準后面菊花,当
白石麻衣摆动屁股时,和肉棒相磨擦,我马上移动位置将腰部挪了过去,龟头的
顶端将白石麻衣唯一一处还未被开垦的处女地给分开。

  白石麻衣大大的摇着头,长长的头发胡乱的左右甩动,同时雨粒般地泪珠飞
散在脸上,全身充满了汗水,白石麻衣咬紧牙根呻吟起来,并且摆动着屁股,我
开始慢慢的一点一点插入菊花。

  「不要了!」白石麻衣大痛同时身体向前逃,可是我用力搂近,把她的屁股
高高的拉起,逐渐用力插进去,洞口向下凹陷,我巨大的肉棒滑入白石麻衣的后
庭裏。

  白石麻衣呻吟起来,括约肌再次衔住最粗大部份时,她觉得整个身体如同被
撕裂成两半一般的感觉,我将腰部挺的更近些,肉茎陷入了白石麻衣的直肠中,
白石麻衣的菊门被扩张到了极限,那上面原本清楚的肉褶也消失了,括约肌上一
处被撕裂的创口,流出殷红的鲜血。

  我这时也发出了呻吟,本已经渐渐发软的肉棒,在紧箍下的强烈刺激中,再
次坚挺茁壮成长起来,肉茎上明显可见隆起静脉,和淫穴比起来,那裏是更爲强
烈的收缩,菊花的肉也扭曲起来。

  我于是慢慢的将整只肉棒插入了白石麻衣的后庭内,我没有作抽送动作,只
是反覆地做圆运动,并开始转动腰部。

  「唔……」本来缩紧的女体突然翻转成拱型,强烈痛感使白石麻衣脑海也麻
起来。我慢慢开始活动,开始时还顾虑到处女屁穴会忍受不住,但我还是逐渐大
胆起来,肉茎带着白石麻衣的血丝慢慢地抽插着。白石麻衣对这样奇怪的干法实
在不敢相信,激烈的疼痛使她皱起眉头咬紧牙关。

  我的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速度开始加快,大幅度疯狂轰炸,白石麻衣拚命
的悲叫。就在这时候,白石麻衣屁股裏我的肉棒,突然膨胀后爆炸,白石麻衣登
时脑裏如遭雷轰,下身若受电击。

  「啊……!啊……!啊啊……!」她终于熬不住,疯狂绝望的呼号,身子死
命的扭动,只感觉身体裏的巨物陡然快速膨胀,然后喷出一股股的热流,在白石
麻衣的肠内灌入了我一股股的浓精。

  当肉棒被慢慢的抽出时,淫水与肠液混着丝丝鲜血从白石麻衣肛口处流出来,
白石麻衣的屁股下也湿湿的一大滩,浓精、白石麻衣的爱液和隐约可见的处女血
的混和液同时被不断收缩的后庭口慢慢挤流出。

  白石麻衣脸上挂满泪珠,带着被开苞的深深痛楚和多次高潮后极大的满足感
疲惫地昏睡过去,我关上灯,在旭阳初升的早晨,抱着从小嘴到下阴再到菊穴三
洞一线被我完全奸淫开垦的可爱偶像白石麻衣甜甜地睡去,睡前我思索的是既然
白石麻衣已经到手了,那下次就用她当诱饵,把那个成员也吊出来吧……